《过洛阳故城》

(唐)崔涂

三十世皇都,萧条是霸图。

片墙看破尽,遗迹渐应无。

野径通荒苑,高槐映远衢。

独吟人不问,清冷自呜呜。

《过洛阳故城》

(宋)司马光

其一

四合连山围绕青,三川滉漾素波明。

春风不识兴亡意,草色年年满故城。

其二

烟愁雨啸黍华生,宫阙簪裳旧帝京。

若问古今兴废事,请君只看洛阳城。 


《山坡羊·潼关心古》  

(元)张养浩

峰峦如聚,波澜如怒,山河表里潼关路。望西都,意踟蹰,伤心秦汉经行处,宫阙万间都作了土。兴,百姓苦,亡,百姓苦!


《菩萨蛮·书江西造口壁》

(宋)辛弃疾

郁孤台下清江水,中间多少行人泪。
西北望e68a84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365666262长安,可怜无数山。
青山遮不住,究竟东流去。
江晚正愁予,山深闻鹧鸪。


《诗经·王风·黍离》诗经

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。行迈靡靡,中心摇摇。
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彼黍离离,彼稷之穗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醉。
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彼黍离离,彼稷之实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噎。
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
扩大材料:


过洛阳故城为唐代崔涂与宋代司马光做的同名古诗。这里的洛阳故城分辨指汉魏洛阳城故城,与隋唐洛阳故城。《旧唐书 地理志一》载:隋大业元年,自故洛城西移十八里置新都,今都城是也。

崔涂(854~?),字礼山,今浙江富春江一带人。唐僖宗光启四年(888)进士。毕生飘泊,漫游巴蜀、吴楚、河南,秦陇等地,故其诗多以飘泊生涯为题材,情调苍凉。《全唐诗》存其诗1卷。 

司马光(1019年11月17日-1086年)初字公实,更字君实,号迂夫,晚号迂叟,司马池之子。汉族,诞生于河南省光山县,原籍陕州夏县(今属山西夏县)涑水乡人,世称涑水先生。司马光是北宋政治家、文学家、史学家,历仕仁宗、英宗、神宗、哲宗四朝,卒赠太师、温国公,谥文正。他主持编辑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编年体通史《资治通鉴》。司马光为人温良谦和、刚正不阿,其人格堪称儒学教化下的典型,历来受人景仰。

参考链接:百度百科-过洛阳故城




一、《山坡羊·潼关心古》   作者:张养浩 (元)

峰峦如聚,波澜如怒,山河表里潼关路。望西636f7079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365666330都,意迟疑。伤心秦汉经行处,宫阙万间都做了土。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

(译文:(华山的)山峰从四面八方会聚,(黄河的)波澜像发怒似的汹涌。潼关外有黄河,内有华山,山河宏伟,地势险要。遥望古都长安,陷于思索之中。从秦汉宫遗址经过,引发无穷伤感,万间宫殿早已化作了尘土。一朝兴盛,百姓受苦;一朝消亡,百姓依旧受苦)

二、《山坡羊·骊山怀古》  作者:张养浩 (元)

骊山四顾,阿房一炬,当时奢靡今何处?只见草萧疏,水萦纡。至今遗恨迷烟树。列国周齐秦汉楚。赢,都变做了土;输,都变做了土。

(译文:站在骊山上我四处观望,(宏伟瑰丽的)阿房宫已被付之一炬,当年奢靡的场面现在到哪里去了呢?只见衰草萧疏,水波旋绕。到现在那些遗恨已消散在烟雾弥漫的树林中了。(想想)自周、齐、秦、汉、楚等国至今。那些克服了的国度,都化作为了土;(那些)战败了的国度,(也)都化作为了土。)

三、《乌衣巷》  作者:刘禹锡 (唐)

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

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
(译文:朱雀桥边一些野草开花,乌衣巷口唯有夕阳斜挂。当年王导、谢安檐下的燕子,如今已飞进寻常百姓家中。)

四、《临江仙》 作者:杨慎 (明)

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好汉。是非成败转头空。青山依旧在,

几度夕阳红。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一壶浊酒喜相逢。

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(译文:滚滚长江向东流,多少好汉像翻飞的浪花般消失。不管是与非,还是成与败(古今好汉的功成名就),到现在都是一场空,都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消失了。当年的青山(江山)依然存在,太阳依然日升日落。在江边的白发隐士,早已看惯了岁月的变更。和老友难得见了面,痛快地畅饮一杯酒。古往今来的多少事,都付诸于(人们的)谈笑之中。)

五、《菩萨蛮·书江西造口壁》  作者:辛弃疾 (宋)

郁孤台下清江水,中间多少行人泪?西北望长安,可怜无数山。

青山遮不住,究竟东流去。江晚正愁余,山深闻鹧鸪。

(译文:郁孤台下这赣江的流水,水中有多少逃难的人的眼泪。“我”抬头眺望西北的长安,惋惜只见到无数的青山。但青山怎能把江水挡住,浩浩江水终于向东流去。江边夜晚我正满怀愁绪,听到深山传来声声鹧鸪的叫声。)

扩大材料:

一、《山坡羊·潼关心古》是张养浩赴陕西救灾途经潼关所作的。此曲抚今追昔,从历代王朝的兴衰更替,想到国民的苦难,一针见血地点出了封建统治与国民的对峙,表示了作者对历史的思索和对国民的同情。

二、《山坡羊·骊山怀古》,此曲揭示封建统治者因荒淫奢靡和争权夺位而导致消亡的历史教训。触目伤怀,引史为证,情感痛切,作风沉郁,抒发了世事无常、徒增悲叹的感慨。

三、《乌衣巷》是刘禹锡怀古组诗《金陵五题》中的第二首。诗人通过对夕阳野草、燕子易主的描写,深入地表示了今昔沧桑的巨变,寓意没有长开不败的花,也没有永久的富贵年华。

四、《临江仙》, 作者试图在历史长河的奔跑与沉淀中摸索永恒的价值,在成败得失之间寻找深入的人生哲理,有历史兴衰之感,更有人生沉浮之慨,体现出一种高洁的情操、旷达的胸怀。

五、《菩萨蛮·书江西造口壁》,此词写作者登郁孤台(今江西省赣州市城区西北部贺兰山顶)远望, 借水怨山 ,抒发国度兴亡的感叹。上片由眼远景物引出历史回想,抒发家国沦亡之创痛和光复无望的悲愤;下片借景生情,抒愁苦与不满之情。全词对朝廷苟安江南的不满和自己一筹莫展的忧郁,却是淡淡叙来,不瘟不火,以极高超的比兴伎俩,表达了蕴藉深沉的爱国情思,艺术程度高明,堪称词中瑰宝。

参考材料:百度百科-《乌衣巷》刘禹锡


过洛阳故城
诗人:崔涂 全唐诗库—第679卷

三十世皇都,萧条是霸图。片墙看破尽,遗迹渐应无。
野径通荒苑,高槐映远衢。独吟人不问,清冷自呜呜。

北宋史学来家司马光《过洛阳故城》

四合连源山围绕青,三川滉漾素波明。
春风不识兴亡意,草色年年满故城。
烟愁雨啸奈华生,宫阙簪椐旧帝城。

若问古今兴废事,请君只看洛阳城。

山坡羊·潼关bai怀古
峰峦如聚,波澜如怒,山河表里潼关路。望西都,意踟蹰,伤心秦汉经行处,宫阙万间都作了土。兴,百姓苦,亡,百姓苦!

郁孤台下清江水,中间多少行人泪。
西北望长安,可怜无数山。
青山遮不住,究竟东流去。
江晚正愁予,山深闻鹧鸪。 ——du 辛弃疾《菩萨蛮·书江西造口壁》

《诗经·王风·黍离》诗经

彼黍离离,彼稷zhi之苗。行迈靡靡,中心摇摇。
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dao
彼黍离离,彼稷之穗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醉。
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彼黍离离,彼稷之实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噎。
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物是人非空断肠,梦入芳洲路。
未觉池塘春草梦,阶前梧叶已秋声。
年年岁岁光类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
下载APP,抢鲜体验 应用APP,立即抢鲜体验。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答案。 扫描二维码下载